在“中國最臟城市”河北邢台,一場風暴式的大氣治理自2011年年底在邢台啟幕,主導者是時任市委書記王愛民。2014年9月4日,中紀委通報,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王愛民正在接受組織調查。邢台市政府內部人士告訴稱,環境治理是王在任期間引以為傲的政績之一。(10月26日《東方早報》)
  王愛民擔任邢台市委書記時,“鐵腕治污”,實行“全民運動”,比如在全市5390個村打響一場聲勢浩大的農村環境整治全民戰爭,因為“工作不力”,就曾有3個鄉鎮黨委書記被免職;在市區則是開展“全民洗城”運動。但這種運動式治理方式,也招致了不少人詬病。比如本來邢台因用煤產業大量耗水,地下水位近幾十年急劇下降,現在卻大規模“洗城”,顯然對水資源是一種巨大浪費,大氣污染並不能靠清洗治根,用水清洗過的路面,在冬天反倒更易結冰,而引發次生災害。這是一種短期內的突擊治理,浪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卻收效甚微,顯然並不可取。
  雖然王愛民的運動式治理辦法並不可取,但他下大功夫治污的決心,還是值得肯定。他的治污也取得了一定成績,比如從2012年到2013年間,邢台關閉了西部山區的幾百家小石灰廠、石子廠,要求這些企業達到環保要求才能重新投產。同時,關掉了東部1700多家板材廠的黑煙囪,要求市區內15家污染企業,或者搬遷,或者減排……因排污問題被限產整治的還包括邢台當地幾家背景深厚的重化工企業。
  但隨著王愛民的落馬,邢台的環境整治也隨之偃旗息鼓,一些被關停的排污企業,又重新開張。這些排污企業是在用“重操舊業”,重新超標排放污染物來慶祝王愛民的落馬,這顯然不是我們樂於見到的。王愛民的運動式治污,雖然無法對環境污染起到根治的作用,但在短期內確實起到了一定效果。
  隨著他的落馬,當地不再用他的一些做法來進行治理,導致污染的反彈,這有幾種原因:一種是繼任官員可能以為前任是因大力治污落馬,所以變得不敢作為,任由排污企業猖獗;二則,確實因為王愛民實施的治理方略,不具備長效性,污染現象反彈,其實一定程度上也是王愛民種下的“苦果”,而又讓後任品嘗;三則,這其中也有著政策的延續性問題,一任領導一套政策,新官不理舊帳等現象嚴重。
  王愛民的運動式治理雖然不應該在後任處得到延續,但對一些排污企業毫不含糊的關停,這是哪一位在任官員都應該依此照做的。對落馬前任的功過一分為二地看待,這才是理性的官員所應採取的做法,落馬官員任內有善政,也不能讓其人走政息。而且也應儘早制訂替代政策,不能讓包括環境治理的一切工作出現空白期。
  當然,達於此,更應該從根本上解決,也就是建立一套科學的決策機制,加強政策的延續性,官員決策要實行終身負責制,對一些嚴重決策失誤和無所作為的官員,要追究其刑事責任,以避免亂作為與不作為官員的出現。
  文/戴先任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落馬官員的“善政”不該人走政息)
創作者介紹

林一峰

ij33ijvg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