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8月6日電 (程蘭艷)綜合報道,日本8月5日發佈2014年版《防衛白皮書》,與以往相比,此次的白皮書首次加入變更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內容。通觀該白皮書內容,專家分析稱,安倍政權此次一方面抬高調記憶體門,渲染周邊“威脅”,“全面警戒”中國,另一方面鼓吹解禁集體自衛權具有“歷史意義”,蠢蠢欲動,妄圖坐實擴軍修憲野心。
  渲房屋買賣染“周邊威脅” 對中國防空識別區指手畫腳
  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分為四大部分,包括日本周圍的安保環境、日記憶體本的安保防衛政策、落實日本的防衛政策、日本發揮防衛能力的基礎。
  在安保環境方面,白皮書中大篇幅指責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稱中方的舉動“十分危險,很可能進一步導致事態的升級”。日方並聲稱,中方劃設識別區一事“侵害了在公海上空可以記憶體自由飛行的原則”, “要求中方撤回設定”。此外,日方還提及中國公務船進入釣魚島海域、自衛隊飛機緊急升空應對中國軍機次數增加等,聲稱要“全面警戒”中國。
  就日方的指責,中國國防部表示,日方罔顧事實,在中國軍力發展、東海防空識別區、中日usb軍機“異常接近”、東海問題、南海問題等方面對中方無端指責,蓄意渲染中國威脅,為其調整軍事安全政策、擴充軍備製造藉口,中方對此表示堅決反對,中方將適時作出進一步反應。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周永生也指出,日方的說法沒有任何法理依據,毫無道理可言。白皮書只是日本政府針對自身國內安全發佈的政策性文件,沒有理由對他國的防空識別區指手畫腳,蓄意攻擊。
  在白皮書中,日方還主張擁有對日韓爭議島嶼(日本稱竹島,韓國稱獨島)的主權,強調朝鮮研發核武器及彈道導彈,“對日本的安全構成了重大且迫切的威脅”。對於克裡米亞入俄一事,日本則稱俄羅斯違反國際法。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外交室主任呂耀東指出,日本政府此份白皮書旨在強調其周邊安全環境的變化,渲染他國威脅,欺騙國內民眾,誤導國際輿論,其真實目的在於為自身行使集體自衛權、推行武器裝備出口等尋找藉口。
  大贊解禁集體自衛權 強調“具有歷史意義”
  與以往的防衛白皮書相比,新版白皮書中赫然列入安倍內閣剛剛出台的有關修改憲法解釋以圖解禁集體自衛權決定的詳細內容,並強調“具有歷史意義”。
  依據日本歷屆政府對和平憲法第9條的解釋,日本行使自衛權僅限於本國直接遭攻擊後作為反擊的“個別自衛權”,且需同時滿足三個條件,即日本遭到緊急不當的武力侵犯、沒有其他合適手段可以排除侵犯、武力行使控制在“必要最小限度”。
  而在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中,就“行使武力的三大條件”表述為:他國向第三國發動的武力攻擊若威脅到日本的存亡、存在從根本上剝奪日本國民權利的明確危險,允許必要最小限度地使用武力。
  不難看出,新的“三條件”將日本行使武力的條件擴大到了其所謂“關係密切國家”遭受“武力攻擊”、日本的安全面臨“明確危險”時,但何為“關係密切”,何為“明確危險”,並無清晰的標準,這就為日政府根據需要擴大解釋提供了可能。
  且對於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地理範圍,小野寺稱會在法制上予以明確,“將不僅限於日本的領土、領海、領空範圍內,具體會根據特定情況分別予以應對”。
  對此,呂耀東指出,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意味著其“專守防衛”理念的變化,日本行使武力不僅限於“同盟”,已經擴大至所謂“威脅其生存”。日本自衛隊的活動範圍也不僅限於日美同盟之間,可以開赴至只要日本認定與其安全相關的任何國家及地區。
  另一方面,安倍政權修改憲法解釋以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做法,一直飽受非議。大多數日本民眾都持反對和質疑態度,更有眾多專家學者直指安倍此舉“違法”、“違憲”。《朝日新聞》也曾發表社論,主張日本不應回歸“強兵”之路,對憲法失敬。
  周永生認為,安倍內閣變更憲法解釋是日本立憲主義歷史的“恥辱”。正如日本多數法學專家指出,相關內閣決議存在重大法理缺陷,這意味著基於安倍內閣相關決議基礎的日本防衛政策轉換同樣存在重大缺陷。
  落實新武器出口三原則修憲行軍昭然若揭
  另一引人註意之處是,在今年的防衛白皮書中,針對2014年4月制定的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日本與各國的防衛交流與合作,以及主張日本在地區、多國間安保合作中發揮主導作用的內容大幅增加。小野寺強調“通過有效利用防衛裝備品等,更加積極地為和平、國際合作做出貢獻”。
  分析人士指出,這與安倍上臺後鼓吹的“積極和平主義”息息相關,反映出安倍政權解禁集體自衛權、打造地區軍事大國的野心。
  在新武器出口三原則下,日澳已經簽署共同開發防衛裝備的相關協定,日本將與澳大利亞共同研製新型潛艇,並向印度推銷US-2水上搜救巡邏飛機。在東南亞,安倍積極拉攏菲律賓、越南,廣撒金元實施政府開發援助(ODA)計劃,開展武器裝備合作等“支援”東南亞國家,呼籲所謂的“航行自由”,試圖以軍事和準軍事合作方式介入和干預南海事務。
  周永生稱,日本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將給東海和南海局勢帶來隱患。日本出口巡邏艦增強了地區紛爭,並非其所謂的為“和平”做貢獻。日本還挑撥與中國存在摩擦、紛爭的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成為東海、南海的不穩定之源。
  從整個防衛白皮書的內容來看,安倍政府通過渲染周邊威脅、強調解禁集體自衛權的重大意義,正一步步落實防衛裝備出口、準備發揮日本的防衛能力。周永生指出,這些都與安倍推行“國家正常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安倍聲稱“現行憲法已經不適應日本當前安保環境”,旨在一環一環突破“和平憲法”的限制,來達到“修憲”的真正目的,實現其所謂的國家正常化,野心昭然若揭。(完)  (原標題:日本發佈防衛白皮書 炒作周邊威脅難掩擴軍野心)
創作者介紹

林一峰

ij33ijvg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